江苏省中药资源普查报道之五
发布时间:2014-09-01 浏览次数:

江苏省中药资源普查第三大队报道之

—— 蜂蜇小记

 

    葱葱密林,仰不见天日;莽莽群山,俯唯察棘刺。清风竹海觅蝉花,苦雨深山寻净地。枯木根前生赤芝,石坡雨后采地皮(菜)。游蛇偶惊,禽鸟时啼。何来鹿走,唯有蝉嘶。耕读未毕,身践行之。渔樵何在,心向往之。

    心向往之,此次溧水县中药资源普查,我真的希望发生点新奇的、至少是触动内心事情。

    狮子山的第三块样方,需要深入山林200,没有路。人高马大的我主动要求担负了开路的光荣任务。在严老师精准的方位指挥下,我尽快挥动柴刀,回避着荆棘,朝着目的地一步一步的艰难挺近。到达目标点后,我们都松了一口气,那么艰难的路都被我们走下来了,还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呢?在拉了3根十米方的绳子后,我拎着柴刀和第四根十米绳去补完这个大方。

    一贯的,我用柴刀挥砍一切可以砍动的拦路虎,包括前面潮湿腐烂却有一米高的草藤子。突然,我发现眼前地上多了两三个马蜂,然后它们升空了!“糟了”,我心想,“遇到马蜂了,村里的老人说过,这时别要慌,也千万别动。”一方面由于老人的箴言,一方面由于惊吓,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一只马蜂降落在手背。它搓了搓手,抬起了屁股,猛地一下,把一公分左右的刺扎进了我的肉里。再一望眼,马蜂已去,徒留额头、手背两处蛰伤。我一声不响、步步留神的找到几位老师,郑重的说,“我被马蜂蛰了。”

    严老师双目一瞪,抓过我的手,惊讶道:“被蛰了,在哪里,我看看!”这时邹老师、陈老师也快步走了过来,他们关切的问“怎么样,严重吗?”“药不在身边,先弄点蒲公英、紫花地丁嚼烂,敷在伤口上吧。”严老师也做了批示,“你在边上休息下吧,不用干活了。”我坚持道:“没什么事的,不严重,干点轻活、拉拉样方还是可以的。”于是,我尽己所能的帮助团队尽快做完了这个样方。

    下山后,大家都过来嘘寒问暖,在吃了蛇药片后,陈老师用蛇药片、清水、面纸做了个简易膏药,并要亲自贴在我的额头上。当时不知怎地,我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只听啪的一声,一阵凉意之后,我却没有睁开眼睛——我想起调皮时爸爸伸手假装打我的样子;想起临睡前妈妈吻我的样子;想起膝盖破后奶奶为我涂紫药水的样子这就是我寻寻觅觅想要找的东西吧?


浣溪沙

禽鸟留声陌上森,远山着墨陇头云。清风遣雨洗微尘。

剑斩横棘何厌累,衣着敝履不是贫。书生乍做打樵人。


第三普查队本科生张珂感悟随笔